作者:周萱 博士

人生蒙太奇

  這是一個溫潤又清爽的春天早晨,走在尖沙嘴海防道上。抬頭望,九龍公園旁那排參天古樟樹,驟然帶我進入人生的蒙太奇。90年代初,我剛剛從英國遊學歸來,進入「香港商報」,那時,中國改革開放的大門正慢慢打開,在商言商的「香港商報」,對於我這樣一位初出茅廬的新晉記者給予大量機會,幾乎總是在出差的狀態中,也因此遊遍祖國大好河山。看城市發展、看官員沉浮、修人生的緣,專業技能完美發揮。

進入傳媒主戰場

  1998年命運來敲門,「東方日報」向我伸出橄欖枝,把我送到了傳媒業主戰場。當時,總是聽到各級主管說,我們天天在「打仗」,媒體競爭的激烈可想而知。 於是,我便開啟了「戰鬥」模式,從早上11點開車離家到凌晨23點回家,每天幾乎14小時的高強度工作,讓我體驗業內名言——「把女人當男人使,把男人當畜生使」的箴言,這應該是我人生工作的天花板。瞬間就是近十年,感恩上天給予的機會。那時,忙碌著!疲累著!快樂著!滿足著!

獲得傳媒學博士

  2008年命運又來敲門,我收到暨南大學黨委書記林如鵬教授的電話,他說,周萱,咱們學校有資格授予博士學位了,來讀吧!但是要考試。此時,剛好是我人生的十字路口,於是我做了新的選擇,回母校讀博士,差不多十年寒窗苦讀,大量的資料搜集,涉獵廣泛的知識面,我耗盡了九個春秋拿下新聞學博士學位。當時,我對自己說:「再也不讀書啦!」

感恩上天

  做新聞有些像做演員,總有一個癮,儘管我同時在做許多事,但從未離開過新聞界。鑒於對音樂的熱愛,2012年起,我分別接受「信報」及「資本雜誌」的邀請,在這兩份媒體寫藝術評論及旅遊心得,生活在音樂及世界各地的美色美景中,萬分感恩上天的眷顧,這讓我的人生填滿色彩。

下課了轉課堂

  2023年,命運再次來敲門,我與資深媒體人王運豐博士相遇,他轉行創辦了卓越巔峰團隊,這顛覆了我對他的認知。這位大才子是香港流動媒體界第一人,他的文章常常講出我心聲,是我十分喜愛的作者。

  這天,我們討論媒體前景,不約而同地聲聲嘆息!他說:「周萱,加入我的團隊吧,這裡與傳媒業一樣精彩,它就像錢鍾書寫的圍城,只有進來才知道城裡的精彩。人生路窮則變,變則通。傳媒行業已經走到了盡頭,有時需要轉身,才能讓別人看到你華麗的背影。於是乎,傳媒業的課我上完了,要轉課堂。

PASS!」 蒙的全對

  他的話,令我沉默。是啊,疫情也結束了,人總是要向前走,今年是我人生下半場的開始。王博士雷厲風行,立即幫我報了名。在10天應對2場考試才可以拿到專業牌照,當年「再也不讀書」的誓言拋到腦後。於是乎,我又開始瘋狂的温書時段。這些專業名詞與概念並不是我這個文科生想像的那樣簡單。王博士幫我燒香、唸經給我加持。結果,考試結果真是神蹟,PASS!只能說考的全會、蒙的全對。走出考場,王博士把我緊緊擁抱,是力量也是祝福!

我就在那裡

  海防道的盡頭就是公司辦公室,我的思緒是這般洶湧。走上去,與卓越巔峰團隊簽約,人生下半場要從這裡開始。耳邊響起剛剛得到奧斯卡金像獎楊紫瓊的話,And ladies, don’t let anybody tell you, you are ever past your prime. Never give up. (女士们,不要听任何人告诉你,你已经过了巅峰时期,永远不要放弃。)我超級認同她的話,於我而言,千帆過盡終不悔,偶遇巔峰當自強!我就在那裡,在正確的地方,對正確的人,說正確的話!

  讀周萱的文章,深深的被她的經歷與文字所感動。我說:你寫得真好,把我感動了,一定可以感動所有人。她即刻讓我寫序或是寫跋。

  她的文章已經很有嚼頭兒,我不便畫蛇添足。這標題寫出了她的心聲,周萱與我結緣,彷彿冥冥中注定。我們幾個文化界的老朋友,時常在維多利亞港畔的「小酒屋」把酒論政。如今,機緣到了,讓我們一起締造保險業的巔峰。

王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