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一詞出於莊子,其意不在此費墨,荒唐之意,大家必通曉。

荒唐事第一樁——朋友的父親非常富有,在內地的保險公司買了一張大額人壽保單,朋友在父親「走」後到保險公司索款。保險公司要求提供兩個證明,一是父子證明,二是父親沒有私生子證明。第一個可以解決;第二個哪個部門可以開據?結果,保單換來的是對保險的不信任。

在香港,保單不屬於遺產,是保障。受益人寫的是誰,誰就可以拿證件取款。

荒唐事第二椿,我的家事。三姨夫幾年前九十幾歲高齡西去,剩下幾個房子,姨哥準備過戶的時候,公證處要求提供以下證明——

父母結婚証
外祖父母結婚証
⋯⋯

三姨出生1931年;姨夫出生1925年,結婚的時候還是中華民國,哪來的結婚證?姥姥、姥爺應該是清末結婚,哪來的結婚證?我把姨哥的憤怒錄音下來,誰有興趣可以私傳。

荒唐事第三椿——姪女婿一個月前踢足球的時候,心臟驟停,死後稀里糊塗就把後事處理完了。姪女拿著天津某保險公司買的人壽保單索賠,保險公司說有死亡證明不行,必須有火化證,到火葬埸一打聽,天津市已經一年多不開此證明了。另一件事,保單上寫的清楚,由心瓣引起的死亡才賠。內地沒有屍體解剖,所以,索賠無門。

國內的保險公司,基本上是「媾弼」衙門,只進不出。

所以說:你別覺得父母、配偶的遺產是你的,如果你不懂得避險,都未必是你的。